柠檬加冰乀

(滑䅲

真甜甜甜甜:

上♂厕♂所♂吗?

方博的军大衣:

男孩子也要一起上厕所~

二两肉:

正常速度 只有他俩慢慢悠悠
许昕问 上厕所吗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寻找厕所之路

夜空中最亮的星🌟
就是你啊~❤️
晚安啦😴

我有个问题
为什么这几个DD祝他们科哥生日快乐转的都是龙队的微博(滑稽
这个隐藏的糖好吃😋

邱叔在鲁能训练时发了无限量邱博大糖

世界再见(手动挥手

博仔仙贝_:

这糖我吃(ฅ>ω<*ฅ)


葬·不是藏羚羊·聆:



这糖!笑死也要吃下去!!!最后一句秒杀啊!!!




小斜阳:







高能预警!!!高能预警!!!高能预警!!!全程高能预警!!!








朋友,来,和我一起上个蒸煮亲自开的邱博万吨大船。








我们。








一起。








去看海。








(全程由我在现场的基友转述,刚刚我俩聊天时高潮了两万多次,所以细节可能有出入,如果还有现场的亲欢迎纠错)








 








今天邱叔叔去了鲁能。








因为是鲁能主场,所以现场去的很多妹子是方博粉丝,有人就拿方博过生日的手幅,大家看见说哎这不是你侄儿么,给签个名吧,邱叔看到手幅,签完字后,又直接在小博儿胸口上画了颗心。胸口!!!画了颗心!!!没有人要他画心啊!!!他自己画的!!!邱叔你想说什么呢?








 








全程都在念叨小博儿,我侄儿太傻啦,我侄儿酒量不行啊,各种爆料。








粉丝:邱叔你不爱你侄儿了吗?邱叔:我这就是爱啊。








行吧......








还现场把和粉丝们的合照微信发给方博,说侄儿你看啊这些都是我侄儿媳妇。不过方博训练呢没回他。








然后提到成都公开赛那次,小博儿和他出去不是喝多了么。邱叔说他就喝了两瓶啤酒。粉丝说不对啊方博说喝的红酒,邱叔说是啤酒啊。








粉丝说你们几个人喝的啊?








邱叔:就我们俩啊。








粉丝:!!!!!!就你们俩???!!!不是还有马龙吗?








邱叔:你们说的哪天啊,哦第一天啊,第一天是喝的红酒,那天还有别人。








粉丝:(所以说后来你们俩还单独出去喝了一次喝的啤酒而且小博儿又喝多了,妈妈啊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我好害怕啊,叔叔你不要这么云淡风轻的甩出这么爆炸的料行不行啊)








 








还有妹子把方博的钥匙链送给邱叔。








邱叔:你给方博就好了给我干嘛啊?








妹子:方博有好多了您也拿几个吧。








邱叔:我要这个干什么啊,我把我侄儿都放心里了!








不过后来还是收了,而且还说这个东西我今后要用上(群众:喵喵喵???),然后揣兜里了。








用上...用上...用上...








 








还说到博儿扔拍子邱叔帮忙捡那个动图,邱叔说他也看见了,还私信给了博儿。邱叔说侄儿你记得么,当时我好像还2:0领先你呢。方博回他:但是那一场最后我赢了。








然后邱叔就一脸宠溺的笑着说:反正我也记不得了,他说赢了就赢了吧。








莫名的觉得这个坚持的博儿很萌。








 








高潮要来了。








邱叔说了件事情,有一次队里去奥地利打比赛,刘指导马琳什么的都去了。然后方博又睡过了,邱叔把他叫醒之后就吓唬他,说你迟到了,刘指导都走了,你赶不上了。








然后邱叔说(注意这里用的都是他老人家原话,就这几个形容词)








方博刚睡醒,听到这话时那个样子啊...巨可爱...巨可怜...巨无辜......








(刚刚流完鼻血的围观群众此刻开始呕血了,你们老年人发糖怎么不讲基本法!太要命!!!!)








然后邱叔就骗方博,你起晚了,刘指导都要走了,车里没你位置了,你只能坐后备箱了啊。








方博:哦...








然后就真的乖乖的缩进了后备箱!!!








邱叔就跟方博说,等下刘指导来,你就跟他装可怜,然后等刘指导真的来了的时候,打开后备箱,方博就真的用那种巨可怜巨可怜的眼神看着刘指导。








喵喵喵???








想想那个画面我都要die了好吗!!!你们太会玩儿啊!!!继小皮鞭之后又来个礼物play啊!!!








刘指导心里当时大概也是懵逼的吧...








但是其实刘指导当时根本没有来,小博儿也没有起那么晚,一切都是邱叔在套路他。邱叔你费这么大劲就是想看你侄儿钻后备箱吧!!!








 








高潮的高潮又来了。








有人给邱叔看了性感男人崔庆磊发的微博,说你看看,崔庆磊说不娶你侄儿。邱叔说这什么啊,大家就把小博儿电台表白崔哥被拒的事情给邱哥阐述了一遍。








邱叔就说:小崔这也太直接了吧。








然后有搞事的妹子就问他:那如果你侄儿是女的,你会娶他吗?








知道邱叔当时怎么回答的吗?为了大家的血压着想,请跟我一起深呼吸10次。并默念:老子什么糖没见过,没什么大不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准备好了吗?








邱叔说:就因为我侄儿是男的我才喜欢他啊。








全场,爆炸。








 








再见,我去跑圈了。








希望那个签手幅的妹子能把图放出来。













关于灰小子和王子的故事

哈哈哈

草莓酱的起司rito:

lo主脑洞大过天……我已经笑死了


有个钢琴师他叫1900:



【睡觉之前,来听lo主讲个美好的童话故事吧ᕕ(ᐛ)ᕗ】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人的妻子得了重病,在临终前,她把自己唯一的儿子昕德瑞拉叫到了身边说:“乖儿子,妈妈走了之后你要照顾好自己,妈妈在九泉之下也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就闭上眼睛溘然长逝。

母亲去世之后被葬在了院子后门的花园里,昕德瑞拉是个孝顺善良的孩子,他每天都到母亲的坟前哭泣,直到把一双眼睛哭得变成了深度近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昕德瑞拉已经长成了个子高高的小伙子,他的父亲也又娶了另外一个妻子。

新妻子还带来了她以前生的两个儿子,黑不溜秋的那个叫科科达,白不啦叽的那个叫龙霍斯。

这母子三人来到之后,昕德瑞拉的苦日子就开始了。他们说:“要这么一个啥都看不清的傻小子有啥用?酷爱滚去厨房干杂活吧!”说完又脱去他身上好看的新衣服,换上了破旧的灰色粗布衣服。他们一边嘲笑着变得灰头土脸的昕德瑞拉,一边把他赶去了厨房。

昕德瑞拉被迫去厨房干艰苦的活儿,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担水、生火、做饭、洗衣,而且还要忍受两个哥哥对他的漠视,以及吃他们撒的无形狗粮。久而久之,昕德瑞拉的眼睛更不好使了。

到了晚上,昕德瑞拉累得筋疲力尽,却连睡觉的床铺也没有,他不得不睡在炉灶旁边的灰烬中,这样一来他身上沾满了灰烬,又脏又难看,由于这个原因两个哥哥就叫他灰小子。

有一次,父亲要到集市去,他问妻子的两个儿子,想要他给他们带什么回来.第一个说:“我要蓝色运动鞋和拍黄瓜!”第二个叫道:“我要钢铁侠的手办!”

父亲又对自己的儿子说:“孩子,你想要什么?”昕德瑞拉说:“亲爱的爸爸,就把你回家路上碰着你帽子的第一根树枝折给我吧。”

父亲回来时,他为前两个儿子带回了他们想要的蓝色鞋子,拍黄瓜和手办。在路上,他穿过一片浓密的矮树林时,有一根榛树枝条碰着了他,几乎把他的帽子都要扫下来了,所以他把这根树枝折下来带上了。

回到家里时,他把树枝给了他儿子。昕德瑞拉拿着树枝来到母亲的坟前,将它栽到了坟边。他每天都要到坟边哭三次,每次伤心地哭泣时,泪水就会不断地滴落在树枝上浇灌着它。树枝很快长成了一棵漂亮的大树,不久,有几只小鸟来树上筑巢,他在偶尔休息时就与小鸟交谈,很快就和小鸟们成为了好朋友。

不久之后,昕德瑞拉所在的国度——褶子国——的国王,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方·我才没有褶儿·博寻觅一个合适的终身伴侣,准备举行一个为期三天的宴会。由于这个国家民风开放,不论男女,只要是年轻漂亮的,都可以得到邀请,有机会被王子选为终身伴侣。

灰小子昕德瑞拉的两个哥哥自然得到了邀请,他们本是不想去的,可是一想到昕德瑞拉不能去,他们就愉快的决定了参加宴会。

他们把昕德瑞拉叫过去说:“现在给我们抹好发胶,穿上尊贵的蓝色鞋子,我们要去参加国王举办的舞会。”

两个哥哥收拾打扮完毕,就像一颗胡萝卜和一把萝卜缨子成了精一样,快乐的去准备参加舞会了。

看着哥哥们离去的背影,昕德瑞拉心里难过极了。他哀求继母让他也去参加舞会,继母却冷笑起来。

“哎哟,就你这么灰头土脸的也想去国王举办的舞会?你这脸这么大是被擀面杖擀过吧?”

昕德瑞拉却还是不住的哀求,继母为了摆脱他的纠缠,就将好几种谷物都倒进了厨房的灰堆里对他说:“你要是在一个小时之内将这些谷物都捡出来并且分好类,我就带你去参加舞会。”说完就生气的离开了。

昕德瑞拉对着继母的背影比了个中指,就趴在地上开始捡谷物,可是一粒一粒的粮食实在太多了,他的眼睛又不好使,捡了好一会儿才不过捡出一小堆谷物。

“这他妈都什么玩意儿!”昕德瑞拉嘟囔了一句,沮丧的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花园的小鸟们听到了昕德瑞拉的声音,它们飞了过来,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后,二话不说就开始帮他从灰堆里捡出所有的谷物。不一会儿就捡的干干净净。

昕德瑞拉高兴地向小鸟们道谢,又端着装着谷物的盘子去找继母,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去参加舞会了。但继母却又冷冰冰的拒绝了他。

“你这么邋遢,又没有礼服,你去了能干什么?给我们丢脸吗?”

说完继母和父亲就带着胡萝卜精和缨子精、哦不对,是她的两个儿子,去参加舞会了。

家里的人都走光了,只留下昕德瑞拉孤零零的一个人跑到花园的榛树下哭泣。

这时候,榛树上突然出现了一位美丽的叫做马王木木的仙女。仙女飘然落地,擦去了昕德瑞拉脸上的泪水并对他说:“善良的孩子,我来帮助你参加舞会。”

说完,马王木木仙女就对着昕德瑞拉施起了魔法,昕德瑞拉沾满灰尘的脸颊和双手顿时变得干干净净,头发被梳理整齐,身上的粗布旧衣也变成了华丽的礼服。

仙女又拿出一个南瓜,变成华丽的车子,又叫来自己的两个朋友——大力和四火,请他们变成两匹骏马,并拜托他们将昕德瑞拉送去王宫参加舞会。

“去吧,我善良的孩子,祝你能赢得王子的心。”马王木木仙女温柔的祝福着昕德瑞拉,又告诉他自己所施的魔法午夜十二点就会消失,让他务必要在十二点之前赶回来。





昕德瑞拉一一答应,之后就满心欢喜的奔向了王宫。

来到了宴会的舞厅之后,穿着华丽礼服看起来高大英俊的昕德瑞拉很快引起了王子的注意。王子径直向他走了过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看着他,又伸出了手,请他一起跳舞。

多么可爱的王子啊,瞧他眼角那堆褶儿,长得多么具有艺术性!他简直是上帝的尤物!

昕德瑞拉握住了王子的手,又揽住他的腰,与他一起愉快的跳舞。每当有其他的俊男美女过来想要和王子跳舞,都被昕德瑞拉用蟒蛇一般的锐利眼神瞪的不敢靠前。

王子也很喜欢昕德瑞拉,因为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边的褶子简直太迷人了。

他们一起跳舞跳到很晚,直到快到了魔法消失的时间,昕德瑞拉才放开了王子的手,对他说自己必须要离开了。

王子很想知道昕德瑞拉住在哪里,于是急忙说要送他回家。昕德瑞拉表面上同意了,却趁着王子不注意,偷偷溜出门,急急的跑回了家。

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晚上,昕德瑞拉依旧在马王木木仙女的帮助下穿上华丽的礼服来到王宫与王子跳舞。第三天是舞会的最后一天,王子决定这次一定不能再让昕德瑞拉偷偷溜走了。

这次王子没有执意送昕德瑞拉回家,而是在他出门之后偷偷跟在他身后。可是昕德瑞拉很快就发现了跟在身后的方·我才没有褶儿·博王子,他迈开大长腿撒丫子就跑,很快就把小短腿儿的王子甩在身后,但因为跑的太急,他竟然把一只24K纯金镶八心八箭奢华钻石只要998的鞋子跑掉了。

跑在后面的王子捡起那只24k纯金镶八心八箭奢华钻石只要998的鞋子,暗暗决定今天一定要找到那个小伙子。

这一带住户不多,最近的只有昕德瑞拉父亲的房子,王子觉得自己的心上人一定就住在这里。

王子敲开了昕德瑞拉家里的门,继母见了王子顿时笑出一脸褶子,热情的将王子请进门。

王子拿出手里的24K纯金镶八心八箭奢华钻石只要998的鞋子,表示穿这只鞋子刚好合脚的就是自己的终身伴侣。

继母大喜过望,赶紧把自己的两个儿子叫出来让他们试鞋子。两个儿子不情不愿的走出来,可是还没等他们拒绝,王子就否定了他俩是自己心上人的可能性。

“他没这么黑,也没这么白,他眼神儿肯定没这么好使,而且他笑起来嘴边有褶子!”

这时候昕德瑞拉的父亲开口了,他说自己还有另外一个儿子,眼神儿挺不好的,笑起来嘴边有褶子,只不过他邋邋遢遢的,肯定不会是王子要找的人。

王子却执意让他把那个儿子叫出来,换了脏衣服藏在厨房的昕德瑞拉得到消息,立刻将手和脸洗干净,来到了客厅。

他一脚踩进那只24K纯金镶八心八箭奢华钻石只要998的鞋子里,不大不小刚好合脚。再看看那双迷茫的下垂眼,方·我才没有褶儿·博开心的笑了,笑得眼角皱起一堆褶子。

“这就是我要找的人!”

王子将昕德瑞拉带回了王宫,三天后,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婚礼过后,王子有一星期都在皱着一张脸捂着腰,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虽然在某些重要的事情上面没能如王子所愿,但他还是和昕德瑞拉过上了性福快乐的生活。



END



【关于科龙的名字,源于我的恶趣味。科科达取自呵呵哒谐音,龙霍斯恶搞本名,马——Horse——霍斯】

【马王木木仙女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是谁了,别问我为什么大力和四火变成了马,请想想他们的脸型ᕕ(ᐛ)ᕗ】

【好了,lo主去跑路了,拜拜了您嘞ᕕ(ᐛ)ᕗ】


可啪

mesue:

大蟒!继科!你们把持得住吗?

游戏测试!真是厉害了我的哥。

龙队帅啊!

零喵_今天的脸也这么扁:

我是你的蓉蓉兔:

贴吧里面看到的图

好像一直有人分不清大满贯和全满贯,这张图应该很能说明吧,大满贯是指“世乒赛、世界杯、奥运会”,再加上瓦尔德内尔,龙队是第五个世界大满贯。

但是,全满贯,他就是世界第一人。

捂眼,二狗子看哪了⋯⋯

草莓酱的起司rito:

我想我可能是个肉体饭

蟒爷的腿啊,真是一双好腿

蟒爷的手啊,是一双漂亮的手

但是蟒爷啊,裤子这么短,大腿根儿都露出来啦!还把手机放不可描述的部位!真是浪的浑然天成啊!

幻肢是什么?

图片来自微博@washthedishes,侵删